“裸辞”人群渐增 利弊未有定论

近日一项对4000人的微博调查显示,44.2%的受访者认为,人生要有一次奋不顾身的旅行,“裸辞”也是,一定要体验一次;而17.3%的人认为,“裸辞”即没有下一步的人生规划,显得不负责任,是不成熟的表现;而38.5%的人表示,现实不允许,没收入有包袱,没勇气“裸辞”。
所谓“裸辞”,即在未找到下家时即辞去工作,或长时间旅行,或慢慢寻找工作,或学习充电。“裸辞”在年轻职场人士中渐成风潮,有人评价太冲动,不负责任,也有的认为放松身心,体现社会多元,其利弊未有定论。
没工资后更尊重别人劳动
“那段时间,每天早晨去上班时都在想,今天要不要辞职?”回忆起“裸辞”前的日子,王建英有些不堪回首。他1979年出生,沪上名校毕业后,进入资产管理行业,“裸辞”前换过4份工作,每次都是找到下家才跳。3年前,他找到了那份几乎把自己逼“疯”的工作,干了一年半后,状态越来越差。
“领导给的压力太大,很多工作根本不可能完成,每天回家一直到睡觉前都在想工作,总是压了很多事没做完。”王建英顿了一下,强调:“心累,特别累!”
尽管如此,他还是熬了一年半。去年8月的一天,他忍无可忍,一到公司便开电脑,打了一封辞职信。作决定前,他先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。由于在妻子耳边“吹风”已久,妻子没感到特别意外,只安慰说:“好,好好休息一下吧。”
“写辞职信的时候就觉得解脱了,终于可以回家睡个好觉。”王建英说。辞职后的日子,他过得自由而轻松。早起先买菜,再去打一个半小时篮球,回家洗个澡,做顿简单的午餐。每周抽两三天,骑车去区图书馆,带上专业书籍,泡上一整天。晚上回家再给辛苦了一天的妻子做晚饭。
王建英坦言,辞职在家的日子,没有太多焦虑感,但也没有很强的自由享受生活的感觉,只是调整一段时间。知道有很多责任要承担,还必须工作。事实上,他没有停止找工作,只是起初是被动的,有猎头找到他时,就去谈一谈。“当时的计划,是春节前找到一份工作,那段时间人员流动比较大,工作好找。”他说。
就这样,一根弦若有若无地绷着。妻子偶尔会说起,他过日子省起来比她还省,但家里每个月就存不下多少钱了。
去年国庆节后,弦绷得紧了些。王建英觉得应该多努力,一边充实自己,一边找工作。今年1月,经过几次求职失败后,他终于找到一份还不错的工作,心里着实松了一口气。
“休息一段时间挺好,最深的体会是健康最重要,适时休息很有必要。再就是有工资时觉得别人的付出都不是劳动,自己的付出才是,没有工资以后,才懂得尊重别人的劳动。”王建英说,负面感受则是“惰性会越来越强,越来越不想上班,变得没有责任感” 。
一次长途旅行让内心平静
“在变老之前远去,因为害怕一眼就看穿人生。”这是左罗很喜欢的一句话。左罗是个1981年出生的水瓶座男生,从事互联网行业,2006年参加工作以来,已“裸辞”6次,平均一年换一份工作。原因各不相同,有些是出于未来发展考虑,想找到更大平台;有些是公司不景气,随着项目一起失业;最近一次,是由于单位人事关系复杂,斗争激烈,让他受不了。
“辞职前我就和每个路人甲一样,一板一眼地过日子。没啃过老,也没给国家添过乱,一直自力更生,爱岗敬业。虽然薪酬不算低,但几年下来,存款也就刚够在北京上海买一个卫生间,或者买车交个首付,或者结婚摆个酒。”同事们总是拉帮结派、勾心斗角的氛围让他觉得压抑,难挨。去年,他又一次选择辞职。